拓宽渠道 广育人才(全运观察)

全运会是锻炼年轻运动员的平台,也是发掘体育后备人才的重要渠道。

在第十四届全运会的赛场上,足球、篮球、排球“三大球”项目保持了设立青年组比赛的传统,同时体操、三人篮球、攀岩、沙滩排球等项目也设立了低年龄组比赛,目的是为各项目夯实后备人才基础。

此外,本届全运会首次推出高校、社会俱乐部单独组队,或以个人身份单独参赛的举措。

“打开大门办全运”,为竞技体育人才培养、吸引更多社会力量参与拓展了空间。

体教融合结出硕果 以长沙雅礼中学女篮为班底的湖南队获得了本届全运会女篮19岁以下组银牌,这也是湖南队首次在全运会赛事上获得篮球项目奖牌。

“我们的球员像豹子一样,速度快,够灵活。

”湖南队主教练彭丽君说。由当地体育部门委派,彭丽君驻点指导雅礼中学女篮已超过20年。 据湖南省篮球协会秘书长费勃介绍,近年来,湖南深化体教融合,省、市体育局加大对学校体育的支持力度,学校则为运动员提供良好的学习、生活和训练环境,“这次获得银牌,增强了我们继续搞好篮球项目的信心,也验证了体教融合的成果。” 本届全运会,天津体育学院以单独组队的方式参加了棒球比赛,他们在比赛中战胜了传统强队上海队,并在排位战中战胜了陕西队,最终获得第七名。 “天津体院这支队伍是中国棒球18岁以下年龄段梯队,我们把后备力量放在学校里培养,从全运会比赛成绩和表现来看效果不错。”中国棒球协会秘书长谢斌说。 体教融合,打通赛事体系是关键。围绕培养各类体育人才,推动学校高水平运动队和体育系统建立相互衔接、双向融通的人才培养和流动的机制,打通赛事体系,在本届全运会上已有所体现。 社会力量踊跃参与 9月25日,本届全运会马术项目比赛结束。上海队16岁小将吴悦第一次参加全运会,就随队在盛装舞步团体比赛中获得了铜牌。“我非常享受和马匹翩翩起舞的感觉,这次比赛非常难忘。”吴悦说。 一些地方专业队在培养马术项目后备力量方面存在资金、教练等方面的短板,而这正是社会俱乐部大显身手的机会。“国内现有3000多个马术俱乐部,我们要充分调动体育部门、俱乐部等多方优势资源,并为年轻选手的成长提供良好的赛事环境和复合型保障团队。”中国马术协会秘书长钟国伟说。 在本届全运会上,三人篮球比赛引人关注。“决赛阶段有8支球队,预赛阶段的参赛队伍数量是上届全运会的3倍以上。”中国篮协三人篮球部副部长尹喆说。 三人篮球群众赛事的参与者也十分踊跃,4个组别共52支球队参加比赛。尹喆说:“下一步我们将对国内赛事体系进行分级,吸纳更多社会赛事,为人才培养提供更多的可能性。” 基层青训不断强化 本届全运会举重赛场上,佳绩频出,名将发挥出色,新秀表现抢眼。举重比赛的金牌面和奖牌面分布较广,除奥运冠军所在的省份,广东队、重庆队、四川队、山东队等多支队伍也都有金牌入账。 目前全国注册的举重运动员超过3000人。“青少年训练的效益和成材率还需要进一步提高。” 国家体育总局举摔柔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周进强说,“接下来,我们计划分区域、分阶段地举办青少年训练营。未来希望以传统体校模式为主的人才培养模式有所变化,让更多社会化的举重俱乐部参与进来。” 全运会也被视为检验青训成果的平台。以篮球项目为例,人才储备雄厚的广东队长期以来是夺冠热门球队,本届全运会夺得男篮19岁以下组别的冠军。近年在青训方面上颇有成效的浙江队,在本届全运会上夺得男篮19岁以下组别亚军、22岁以下组别季军。 山东队在多个项目上底蕴深厚,在东京奥运会上表现出色的标枪运动员刘诗颖、击剑运动员孙一文、乒乓球运动员陈梦都来自山东。山东省体育局副局长张柄臣表示,高水平竞技体育人才培养与基层体育工作分不开,“运动员在奥运会上的精彩表现,是各级后备人才培养体系共同作用的结果。”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1年09月27日 第14 版)

热门文章